Pages

Sunday, July 22, 2012

從被挑選過程談個人競爭力


新款 MarBook Air 讓我更有效率
數一數工作經驗也開始滿五年了。近日參加了些新鮮人年輕朋友們的咖啡廳聚會,聽聽小自己幾歲的年輕朋友們談他們的夢想、熱情與對未來的期待。有位年輕的小朋友跟我聊一聊天,覺得我對於自己的未來很有想法,也把我當老大哥在稱讚,讓我想起了一個自己小時候的故事。

小時候因為家父要到美國華盛頓大學讀企管研究所,讓我們家有機會搬到西雅圖生活兩年,也因此讓我有機會可以在西雅圖市立國小讀小學三、四年級。還記得那天上學的午飯過後,我從學校餐廳走到操場,步向橄欖球草皮場地,看到同齡的白人、黑人們大家分隊彼此追逐打著有計分趣味橄欖球賽,當下我就非常想要加入一起玩。當那場結束後,進入到新的一場時,兩隊就要重新分隊。

兩位資深體格好的男生站出來擔任兩隊的隊長,所有球員一字排開站在球場旁,分別由隊長以公平、一個一個彼此球隊輪流挑選的方式來進行。當時站在隊伍裡面的我,短短幾分鐘,對於這一切的遊戲規則和挑選過程產生相當大的震撼與難忘。內心想到兩個問題:

1. 你是什麼理由讓這位隊長挑選你?

2. 你是在第幾輪被挑選中?你的競爭力在哪?


我印象我是被第四輪挑中,我也不太清楚他選我的原因了,大概是看我身材不會太瘦太矮,看起來會跑步接球的樣子吧!我想。

這個被按照公平客觀的一輪一輪挑選隊友的方式,造就往後我對於自我要求、自我一人練習的最大動力。

不管做什麼事情,當你的戰場決定了,剩下就是認真以赴,贏得這場勝利。

在職場上我相當期許自己有特戰部隊特徵,有專長競爭力、有被長官及隊友挑選我加入的理由與吸引力、附有正義、客觀、服從、忍耐、克苦耐勞等要點。不管專案是好的案子、慘的案子都能殺進殺出,獲得好佳績、完成該階段被賦予的任務。

所以每當累了、疲倦了,想要找回更上一層樓的動力時,何不問問自己,這是你要投入的戰場嗎?如果這是你要投入的戰場,你希望是第幾輪被長官、被客戶挑選中呢?你的競爭力是什麼?為什麼別人要給你機會。

Friday, July 20, 2012

Mike Markkula 教導 Steve Jobs 的蘋果行銷哲學


馬庫拉 (Mike Markkula) 曾經教導賈伯斯 (Steve Jobs) 關於行銷,也在一張紙上寫下「蘋果的行銷哲學」,其中特別強調三點:

1. 同理心 Empathy

要能靈敏的察覺消費者的感受。要有能比其他公司,更了解消費者的需求。

2. 專注 Focus

為了一心一意做好決定做的事,必須要有焦點,以壯士斷腕的精神,捨棄其他不那麼重要的東西。

3. 聯想 Impute

一家公司或是產品傳達給消費者的感覺,會讓消費者聯想到該公司或產品。就像書的封面設計好壞與否,會影響買書人對書的評價。不但要有最好的產品、最好的品質,也要有最有用的軟體等。且如果包裝有創意且專業,消費者必然對我們的品質有信心。

賈伯斯從創立蘋果開始,一路走來對行銷、形象非常在意,甚至連產品包裝的細節也不放過。賈伯斯曾說:「從打開 iPhone iPad 包裝箱那一刻的觸感,就可以預知使用這個產品的感覺。這就是馬庫拉教我的」。

以上是來自於閱讀賈伯斯傳第六章關於貴人馬庫斯的心得整理。

Design by Committee 委員會設計


從設計法則這本書來談,裡面的第 74 頁談到 Design by Committee,是指一種設計的過程,為了達到共識、必須由團體決定且需要重複探討為基礎。一般人會普遍認為,專制領導者在推動的計畫或是專案會做出好設計,民主團體推動的計畫會做出壞設計。很多人覺得這樣老大領導者的觀念很浪漫,相當吸引人,偉大的設計就是需要卓越的設計領導者來掌舵,才會成功。然而這樣的觀念充其量只是一種過度簡化的方式。

怎麼樣適合獨裁設計領導者為主呢?在時間有限情況下、需求相對直接、可以容忍錯誤,以及相關計畫關係人不重視不發表意見的案子。除了發明家、名流設計師和企業創業家以外,所有現代設計規模稍大的都是委員會設計。所以在認為偉大設計都是來自獨裁設計師,往往是迷思而非事實。

委員會設計適合品質導向、需求複雜、不能容忍錯誤,以及相關人事意見重要的案子。

最理想的委員會組成是多元樣,有偏見和影響力的成員越少越好,以有效率的方式收集各個成員的貢獻與投入,簡化指揮模式以加快決策,才能確保過程不會過久甚至陷入僵局。

一般而言,在減少整體失敗風險這點上,委員會設計會勝過獨裁設計。畢竟壞獨裁者不會比好的獨裁者少,而獨裁往往缺乏委員會的錯誤更正能力與組織安全的考量面向。民主的確會重復進行且變慢,但是會比較謹慎,也比較不會犯錯。兩種模式都有其優缺點,所以要視情況而定。

自由塔 (Freedom Tower) 引人注目的原始設計,是由 Daniel Liberskind 透過典型獨裁式設計創造出來。然而因為世貿雙子星大樓的建築需求極端複雜,無法容忍設計上的差錯,而且相關厲害人士數量較多且充滿熱情。最後自由塔要採用委員會設計。當這項設計經過各式各樣的商業、工程、安全、和政黨派重複討論後,個人表現手法和氣質會被中和稀釋掉,最後設計上視覺也許不吸引人,但是就定義而言,卻是比較實用的設計。